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·我和我的祖国|战地黄花分外香

来源: 联商网 2019-11-14 20:27:40

1968年3月,我怀着保卫祖国的真诚心情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。值此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,我想起了往事,想起了军事生活的画面...

不久前,我们的几位老战友应邀回访了他们在空气清新、金桂冠芬芳的秋天当兵的地方。那一天,我们驾车穿过雄伟的东海大桥到达小洋山,然后乘坐高速客船,一小时后到达嵊泗。

1968年3月,我怀着保卫祖国的真诚心情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。统计已经有51年了。时间像水,时间像歌,故地重游,一切都是新鲜的。它真的让人深受感动,历历在目,历历在目,军事生活的画面历历在目。

在我看来,军事生活是美好的,军事形象是高的,有着无与伦比的荣耀和骄傲。然而,在现实生活中,军旅生涯远非传奇中的浪漫和愉快,也不是想象中的诗情画意,而是充满艰辛和挑战,并经过磨练和考验。在我的生活中,那是一段难忘的时光。

我们驻扎在黄龙岛,东海的一个前哨。这是嵊泗岛400多个岛屿中面积相对较大、人口相对较多的一个岛屿。它的总面积为5.16平方公里,人口约1万,最高峰226米。除了几个海滩,岛上几乎没有像样的平地。这座山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岩石,经常被每年的风雨侵蚀。它的一些表面是黑色的,覆盖着苔藓。岩石间散布着一些稀疏的荆棘和灌木丛。几棵矮小的松树在微风中摇曳。偶尔,可以看到一些“营养不良”的茅草和芦苇与各种藤蔓一起生长在山湾的沟壑中,这些藤蔓不能被海风吹走。它可以被描述为“离开“岛”草,随季节来来去去”。

岛屿周围靠近海平面的部分是裸露的。受海浪飞溅的影响,一片草也没有长出来。被海水冲刷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岩山变得奇形怪状,岩石参差不齐,尖锐坚硬,有的呈蜂窝状,有的呈蘑菇状,有的呈动物状,有的平坦光滑,有的呈剑状,还有一些极其危险。在惊叹大自然神奇的工艺的同时,我们也为自己的安全增加了一些担忧。

岛上没有道路,只有一些蜿蜒的山路。虽然其中一些是用石头铺成的,但它们是不平坦和不完整的。沿路有坑和突出的石头。军队总部的一排排营房是历代干部和士兵凿山劈石建造的。它们包括宿舍、仓库、礼堂、厨房和养猪棚。尽管操场已经开放,一些道路已经修建,但它们也非常简陋。在一些地方,道路建在悬崖上。道路不到一米宽,路面不平。路边有几十米深。一眼看去,海水侵蚀形成的洞就像魔鬼的肚子。海水袭来时,海浪咆哮着,海浪拍打着海岸。这真的很吓人,让人不寒而栗。现在我想起来了,我真的不知道那天晚上我是怎么走到这里的,全副武装,扎营,学习建筑。

军营的屋顶瓦片内衬大石块以防台风。岛上全年都有风,而且风很咸。春天,海风吹拂绿草,岛上有各种各样的花,主要是野生小麦、蒲公英和野菊花。然而,将会有很多雾,这些雾将覆盖所有区域,不会整天散开,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很多不便。我们的警卫职责也会受到影响。几天后,衣服和床上用品也会受潮,武器弹药也会生锈。在夏天和秋天,台风来了,巨浪打来,雾升起和扩散,海和天空融合成一片白色,一排排汹涌的海浪席卷而过。首先,一排汹涌的波浪从半空中升起然后落下。中间似乎是空的,咆哮的海浪接着是滚滚而来的海浪,发出一阵刺耳而奇怪的声音。起初,我们大陆士兵真的不知所措,但后来我们逐渐习惯了。台风刮倒几天后,大海停止了航行,我们的供给带来了问题。平时,岛上的交通不方便。一封信只能在十天半月后到达。报纸是旧闻。万一台风来袭,我们的蔬菜、猪肉和副食品将无法供应。我们必须喝酱油汤,吃榨菜。军队也从事生产,例如养猪和种菜,但是当海风吹拂时,所有的蔬菜都死了,年底只有几头猪能吃晚饭。冬天,漩涡状的雪落在海面上,并立即消失。只有在岛上,我们才能看到一些零星的雪。寒风凛冽,渔民不得不出海,士兵不得不外出锻炼。我们还有课、培训、站岗和建筑工作。

只有当天空晴朗时,人们才能欣赏到独特的景色。我们站在山顶的岗哨上,手里拿着一把钢枪,四处张望。广阔的太平洋与最远的天空相连,形成蓝色的地平线。白云漂浮在蓝天上,随风慢慢移动。深蓝色的海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发出耀眼的金光。抬头望去,海鸥正逆着大海飞翔。海豚不时跳出水面。帆船从附近经过。一面五星红旗在船头飘扬。渔民们乘坐小舢板在密集的网堆中来回穿梭,捕捉鱼和虾。远处,这艘巨轮经过,喷出长长的白色浪花,向后方呈弧形散开,慢慢平静下来。这时,太阳慢慢西沉,晚霞升起,映出一半的天空是红色的。这真的像一艘渔船唱得很晚,伴随着笑声和场景的交融,让人放松和快乐。

我们班单独驻扎在一个叫大奥的地方。这附近没有居民,只有一个兵营和一个猪圈。它离公司大约2-3公里。平时到连队爬山,走半个小时,到营部就更远了。有时来回看电影需要十公里左右,全副武装。“大奥班”军营没有电,当然也没有电视灯。只有几盏煤油灯被用来照明。士兵们每天轮流加油和擦拭玻璃罩,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昏暗的光线下阅读和学习。班级开了自己的厨房,每个人轮流做饭,每个人都展示了自己的能力。在假期,他们还包饺子和馒头,这使他们更好。这也是一种享受。这个班每天的日程都很紧,从起床、出门到吃饭、睡觉,从班级培训到建筑工作,以及家务和打扫卫生都有严格的要求。白天,我去公司参加培训和学习,晚上我必须站岗。当战备状态紧张时,我必须站在两个岗位上。这个班的选秀很难,通常要靠下雨,天气干燥的时候,只能在海边的岩石缝里一点一点地找水,一只熊一只熊去接,士兵们从悬崖上用一只手抓着熊,一只手爬着岩石,几乎是爬行着去接水。每个人都互相帮助,互相保护,互相传递。虽然生活充满艰辛,但它充满团结、紧张、严肃和活力,充满战友的友谊。

我们岛的外面是大海,面对日本、韩国和台湾。当时的政治口号是反帝反修正反蒋。有时我白天看到敌舰,晚上看到岛上有奇怪的信号弹。我听说这是时候了。我不知道“阶级敌人”什么时候会把这些信号弹放在山上,在晚上飞起来。我们分析,他们这样做,一是打扰我们,二是可能接触到什么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总是紧张和焦虑,好像我必须解决这个谜,但我仍然没有答案,后来我习惯了。根据那里的民间传说,黄龙岛曾经分别属于江苏和浙江。生活在集中社区的人数来自四面八方。工作人员的组成非常复杂。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大陆犯罪并逃到了岛上。其中一些是他们祖先的海盗,一些是国民党撤退时潜伏的敌特。因此,当浙江这边发生什么事情时,他们无法控制跑到江苏去。另一方面,另一边的人跑过去,一切正常。

我记得有一次,当我是一名新的值勤士兵时,晚上又黑又不透明。雷雨大风。雨下得很大,像瓢泼大雨一样,整个岛都笼罩在风雨的雾中。我穿着雨衣,拿着冲锋枪,警惕地环顾四周,突然发现无数火把在我身后的山坡上不停地移动。我很奇怪。观察一段时间后,火灾数量不但没有减少,反而增加了。我立刻给班长打了电话。班长解释说这不是人的火,而是磷的火。它经常在这种天气出现。他告诉我不要担心,只是要小心。我以为有敌人袭击我们,但后来我意识到没有像开火这样愚蠢的敌人。这真是一场虚惊。

我们在20世纪70年代是士兵,当时海洋渔业资源极其丰富。黄龙岛上的黄鱼、小黄鱼、墨鱼、带鱼、枪蟹、水母和虾以数量多、质量好、价格低、远近闻名。在春夏季节,乌贼(乌贼)在汛期出现。你可以带一个袋子到海边随便抓一抓,确保一次能抓几十斤。山上的岩石覆盖着干燥的乌贼,空气中充满了鱼腥味。当大黄鱼在汛期的时候,渔民们可以用一张网钓到500多担鱼。当大浪袭来时,一条大黄鱼站在海滩上翻了个身,钓起了一顿美餐。福建、山东、江苏和浙江的渔民在捕捞带鱼时,聚集在嵊山渔场围捕。成千上万艘机动帆船在东海疾驰,用渔网捕鱼。机器轰鸣着,震耳欲聋。他们看不见他们的头,捕鱼的火是无穷无尽的。它们宏伟壮观,形成了独特的风景线。

50多年过去了,时间流逝了,岁月流逝了。这次我们来到嵊泗和黄龙。黄龙岛没有驻军,军营和部队设施也不复存在。只有一些剩余的枪位和茅草隧道开口仍然是过去的证据。

岛上建了一个码头。这条路从码头开始,沿着岛屿周围的海岸蜿蜒而行。路面是由混凝土制成的。虽然它不是很宽,但是很平滑。它也可以用来编织渔网和翻转鱼虾。过去爬山和爬山的村庄现在已经开了一条隧道。几辆小公共汽车连接着岛上的四五个村庄。每天有十多艘客船从嵊泗岛开往黄龙。如果风平静,需要20分钟。也有许多人做生意是为了赶上市场,拜访亲戚,放松一下。过去,南港的卫生条件极差,有成堆的臭鱼,污水横流,到处都是鱼腥味,还有没有蚊子的臭地方。现在它变得非常干净整洁。在一条不到两米宽的街道两旁,各种各样的商店已经开张,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食物、饮料和衣服。竹草堂已被改造成三层楼高、窗户透明的建筑。老人悠闲地坐在门前,晒着太阳,喝茶聊天。

这次我去拜访了两位老连长,一位是陆军连长,另一位是当地大奥村的民兵连长。他们都70多岁了,精神矍铄。他们一到码头,就来迎接我们。他们很高兴见到我们。他们谈论过去,记忆犹新。黄龙镇李副书记告诉我们:像全国各地一样,改革开放以来,这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交通状况已经得到改善,以便于生产和生活。还进行了海洋捕鱼,发展了海洋旅游。许多人每天都来这个岛。他们逗留、购物和拜访朋友。许多老兵也回到他们的老地方,诉说他们对军事生活的怀念和对第二故乡的感受。

我们还参观了嵊泗县菜园镇。破旧的房子被一排排崭新的建筑所取代。镇上的街道干净整洁,灯光明亮,商店众多,商品丰富。码头被扩建成围海造地,开通了通往蓟湖马关的隧道。山上的树长得郁郁葱葱,天空高高的,云淡风轻,空气清新。嵊泗人自豪地称嵊泗为东海的海上仙山、天然氧吧和渔业仓库。铁英同志曾经给嵊泗题写了这样一句话:游览海岛,观赏海景,吃海鲜,购买海产品。

一大早,我漫步上山,来到一个枪的位置,看见几把崭新的草绿色枪整齐地排列在岸边,长长的枪管向前伸出。作为一门老火炮,我只知道它是一种新型武器,但我不能说出它的性能和名称。我看见两个年轻的士兵站在我旁边,用强烈的目光盯着前方。因为他们在值班,我不能打扰他们,所以我没有和他们说话。我只看到他们强壮英俊,身后有一簇簇黄色的花在风中盛开。这一幕似乎告诉我们,请放心,退伍军人,你们的事业接班人,世代相传的光荣传统,一个接一个地付出代价。

我突然意识到,每个人都在写自己的历史,不管生命有多长。我很荣幸在碧波嵊泗岛上刻下辉煌的历史。这是我人生舞台上精彩而自豪的一章。

正如毛泽东同志在他的诗中写的那样,老年人的生活比老年人容易。每年都是重阳节,今天是重阳节。战场上的黄花特别香。一年一度的秋风很强,不像春天的景色,它比春天的景色要好,无边无际的河流天空覆盖着数千英里的霜。

500万彩票 上海快3投注 500万彩票

你可能会喜欢:

回到顶部